主页 > 制造物流 >学戏剧的孩子犯罪机率低‧孙春美:艺术可教化人心 >

学戏剧的孩子犯罪机率低‧孙春美:艺术可教化人心

学戏剧的孩子犯罪机率低‧孙春美:艺术可教化人心大马不但是文化沙漠,同时也是艺术沙漠,无论是戏剧、声乐、绘画等,都无法在本地蓬勃发展。对此,许多艺术家都深感焦虑,并倾注毕生心力于本地艺术界,希望以艺术美化社会,以艺术教化人心,并期待大马能因艺术而美好,“大马戏剧之母”孙春美正是其中一人。当坊间高呼“学音乐的孩子不会变坏”之时,她则以她一贯温柔敦厚的语态说:“学戏剧的孩子也不会变坏,从小接触戏剧的孩子,未来的犯罪可能性也会降低。”所以,想学戏剧的人,就学吧,不想学戏剧的人,那也学着看戏剧吧。马来西亚中文剧场向来处于不被主流社会重视的状态,只有对戏剧存有热情者,才会投入戏剧领域。追根究柢,不外是因为大马基础教育并没有关注美感教育这一环节,而一般民众的美学鉴赏能力也普遍不高所致。被誉为“大马戏剧之母”的孙春美是本地知名戏剧工作者,亦是社区艺术推动者。自1988年在台湾私立中国文化大学戏剧系影剧组毕业并回归大马后,她曾在马来亚艺术学院、新纪元学院担任讲师。过去二十多年来,她大力推广戏剧教育,并把戏剧带入社区,提倡社区人文艺术与美学教育。孙春美说,艺术教育可提昇孩子的素质,而表演艺术更是结合体能和美感教育于一体。表演可培育孩子自信心“但大马现今的正规教育正缺乏了这两种元素。表演艺术是一种与人有连接的学习方式,若孩子自幼便以`身体’作为自我表达的工具,将可培育他们的自信心,让他们与社会能有良好沟通,这将能为他们塑造出更成熟强大的心理状态。”“不过,大马的教育规划却偏重于知识教育,缺乏美感教育。美感教育更多是处在各校举办的社团和比赛活动中,如舞蹈社、戏剧社、相声比赛、诗歌朗诵比赛等,学生唯有通过这些社团学习艺术体验,提昇对美感的认知。她披露,通过社团或活动进行美感教育的作法,属于一种愿者上钓的传播方式,欠缺普及度,学生只是凭个人兴趣学习有关美感的一切。反之,许多国家的艺术教育都已被列为国家教育规划里的一部份,并大力推广之。“只有长期的艺术教育指导,才能开发孩子的创造力,丰富孩子的内涵和素养。”此外,她也非常重视儿童剧场的推广,因为儿童戏剧有助提高儿童的思维能力。“相较于传统以`说’的方式来教育儿童,那幺,以`演’的方式将更能使孩子受教。如近年来一些媒体和企业纷纷藉着戏剧表演灌输儿童自保及免被性侵犯的观念,或通过戏剧向孩童灌输环保概念。相较于`说’的方式,很明显的,`演’的方式更容易让孩子明白。由于演员的动作生动,剧情有趣,孩子较易被吸引,并接受演员所传达的讯息。”她认为,戏剧是一种可以面向全民的教育方式,因此,当局可让孩童自幼便通过生动的教育剧场领略真善美,同时培养正面的思考能力。“除了用来教育孩子,戏剧也可让父母通过剧情进行反思。在国外,戏剧被广泛用在教育和职场方面,好让孩子、父母甚至是职场人士能重新认识自我。从小接触戏剧的孩子,未来的犯罪可能性也会大幅减低。”大马中学生表演享盛名虽然本地戏剧界的发展迟缓,但大马中学生的戏剧表演却在亚洲地区享誉盛名,并曾在`香港亚洲学生戏剧大汇演’和`新加坡亚太学生剧场观摩汇演’等表现亮眼。由于大马中学生戏剧比赛的兴起,不少学校开始创办戏剧社,招收一些对表演有兴趣的学生。孙春美认为,这为戏剧圈带来了新生命。“首先,这可提昇孩子对于美感的认知,使得他们拥有一定的戏剧知识,长远来说,他们未来更可能成为戏剧消费群或剧场人。这是一种长期耕耘的教育,需要投放心力与时间方可达成。而这种投放亦使得许多剧场人能有一个传承授学的出口。长期驻校担任戏剧教练的剧场人,可以和学生分享创作历程与剧场经验,并在戏剧排演上,给学生提供专业意见,让他们不至于盲人摸象,少走许多冤枉路。”她说,戏剧比赛的出发点在于培养学生的兴趣,让他们在筹备过程中成长。“举办比赛的初衷是好的,但过程中的态度与心态却更为重要。学生、校方和教练应把焦点放在学习过程上,即学习如何克服难关、激发创意等。最重要的还是回归初衷,让孩子发挥能力。比赛的过程固然重要,但比赛的后续亦同样重要。许多中学生自行创作、发挥的剧本并无记录,以致比赛结束后,学生无以为继,再无动机继续学习戏剧知识,只好回归读书生活,这种情况屡见不鲜。”她指出,或许主办方应该给得奖作品进行剧本记录,当累积至一定数量后,将这些剧本内内付梓成册,让更多人有机会阅读。“持之以恆的戏剧教育,绝对可以补足学生在戏剧创作上的不足,让他们具有一定的美学鉴赏能力。而不断的比赛亦可以提昇学生的向上心,只要教练指导方向正确,并发挥他们想像力,绝对可以助长大马剧场的发展。”戏剧无疆界鼓励越洋学孙春美说,与台湾、香港等地已发展蓬勃的戏剧圈相比,大马戏剧圈尚且处于发展期。由于大马是一个种族多元的国家,国内存在着语境性问题。台湾、香港的戏剧则因具有固定、成熟的语境,符合观众的观看需求,因此,戏剧在这些地区的发展所面对的阻力大为减少,且更易吸引观众买票进场。“反观大马戏剧界,只要戏剧是以某一族群的语言作为媒介,即必定流失不谙这类语言的观众。在观众群已被设定的情况下,大马剧场的演出所能获得的回应自然热度不高。其次,台湾和香港等文化环境更适合戏剧的发挥。如剧场硬体建设、专业的灯光音响配备及方便前往剧院的公共交通路线等,都是大马戏剧圈所缺乏的。”然而,孙春美认为,戏剧无疆界,因此,大马的戏剧人无需拘泥于本地,而应勇于到国外学习,以便把国外更好的资源带回大马,并把本土特色传播到国外。她披露,自马来西亚艺术学院于1988年成立戏剧系后,即宣告本地第一个以华语为媒介的3年制专科文凭大专戏剧教育课程出现。“本地剧场也不乏优秀的剧场人。他们接受剧场知识的专业训练,从编、导、演都有所涉略。而这些专业知识的训练,使得大马一些剧场人在国际上名声大作,如贺世平、高俊耀等。”虽然本地大部份剧场人处于业余状态,但他们不乏热情。她说,正是这一份热情,让国外许多剧团都羡慕本地剧作人,单凭民间力量便可完成具有一定质量的戏剧。“在国外,这几乎是难以达成的事情。与国外全职的剧场人相比,业余的缺点在于不够精专,提昇的幅度相对缓慢,且只能通过多方共同耕耘,才能呈现出高质量的作品。”因此,孙春美呼吁各界整合资源,从政府、企业至媒体、民众等多方面合作,让本地戏剧作品可以经由这些人的传播,获得得更多人的了解和支持。戏剧训练民众思考力孙春美说,戏剧与文学不同,戏剧讲求演出与表演的张力,是与观众即时连接的表演方式。观众与剧场在同一空间下激荡,可以感受到表演者的热情,并深受感染。这是有温度的表演方式,建立人与人间的共同话题与共同创造。“从剧本、演员、导演、工作人员至观众,戏剧是各方面共同努力创作而成。在现今社交媒体愈加发达的大环境里,人与人间的交往也愈加冷漠,戏剧被称为群体的艺术,绝对是最佳的连接方式。”她认为,戏剧创作最关键的问题便是题材的选择。为推广戏剧,让更多群众更易接受戏剧,应鼓励创作人多从现今的生活里去探索和创作,并选择群众关心的课题。“戏剧是最容易接近民众的艺术,而民众也可通过戏剧接受资讯,因此,题材选择应围绕在生活中。无论是演员或导演都只是戏剧的输出者,只有观众才是接收者,故相关人士需创作观众所关心,以及需让民众醒觉的题材,唯有把民众的观感包容在题材里,才能促使戏剧与观众进行双向交流。”她说,戏剧是一次性的表演方式,绝无重来的机会,因此,每一次的演出,观众所接收到的资讯都不尽相同,也正是这种不同之处,才能彰显出创作的重要性,并训练民众的思考能力,让他们得以不同角度去思考问题。不过,她也希望创作者勿一味投观众所好,盲目创作观众想看的剧本。“创作过程最重要的是真诚,唯有以最真诚的想法创作,才能通过戏剧与观众的思想和观念发生碰撞。只有创作者乐在其中,观众方能感觉到热度,并一起参与其中。”/副刊‧报道:丁俊勇‧2015.09.30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