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博览热搜 >保罗的肢体神学 与身灵合一论 >

保罗的肢体神学 与身灵合一论

◎殷颖(牧师)

保罗在讨论人的肢体神学论述中,非常仔细、且郑重地分析了人性,更十分专注地讨论了人各个部份的肢体,建构了他的肢体神学,让我们受益至深。

他在分析人体的组织及其功能之前,首先深入探讨人的精神与灵魂。当然,必须先有人,才会有人的肢体、精神与灵魂。人为神所特别创造;且神所创造的宇宙万物,也都是为了人而创设。因为神要先为「人」预备一个可以生活居住的良好环境,所以要先创造天地与万物,最后才创造世上第一个原人,即亚当。神不但为人创造了生存与生活的空间,还为「人」(亚当)创造了一位伴侣,也因神要他们完成传承的重要条件,所以才分出两性。神不但为人创造了居住的条件,并且还赐给人特殊的功能:可以思想、能够作为、也具有自由意志。人不是机器,人在一切受造物中,居非常特殊的地位。

上帝创造中特殊的地位
历来有不少人发出一个基本提问:人是什幺?柏拉图说:「人是无羽毛之两足动物」。亚里士多德说:「人是天生的政治动物」。康德说:「人是会使自己完善化的动物」。叔本华说:「人是爱斗殴,正如利齿动物爱齧咬,有角动物之喜抵触,都是同样的自然。」尼采说:「人是有权胡说的动物,病态动物,怪兽与超兽。」这些都是哲学家的看法。

「以上各种对『人』的看法,各执其一己之见,或人性之一面,但皆非人本来的真正面目,也未将人在受造万物中的真正地位指出。」以上看法,是《人学》(Lehre Vom Menschen)作者宋巴特(Werner Sombart, 1863-1941,香港「人生出版社」于1959年出版),以其一个社会哲学及独立思想家的看法。

人在一切受造物中,地位非常独特,且地位远高过天使(彼得后书二章4节)。天使犯罪,并没有救恩,但人却是唯一能承受救恩的对象。而道成为肉身之圣子基督耶稣,必须先降世为人,并以人的形像才能在十字架上完成救恩,为天父在整个救恩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基督为人而生,又为人而死,最后也为人复活,并且还带着人的肉体,再变化成为灵体而升天,都显示神对人的大爱,这些也都是人难以明了的奥秘。

人之所以为人,是上帝为人创造的身体。按人的身体中有无法解读的奥秘,是一个具体而微的小宇宙,人对自己的身体,永难完全了解。

肉体卖给罪留下无尽痛苦
保罗在罗马书第七章中,深度描述人的肉体被卖给罪的痛苦与无奈(14节)以及人的良心(神的律)与肉体情欲(犯罪的律)之对抗,但每战必败(人心中之神的律不敌犯罪的律)之痛苦绝望与无奈。「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我觉得有个律,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因为按着我里面的意思(原文是人),我是喜欢神的律;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把我掳去,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罗马书七章18-25节)

此即保罗初谱之灵与肉的「命运交响曲」。他将「天命」纳入「人性」之中,其绝唱无人能及。其实,所有宗教多半都对人的身体生发浩叹。中国道教以辟穀的方式,试图减低人肉体的欲求。

佛教则认为人的肉体只是一具无用的臭皮囊,对人生的修行有诸多罣碍。其思想见于《心经》:「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佛教不但否定了人的肉体,甚至连人由肉体中所产生的各种意识也一併否定,这样便造成了一种人自身的基本矛盾。因为人的各种思想意识,皆由人的身体中发出,连人的灵魂也以身体为居所,因人的身体为心与灵及精神与意识之基本载具。如身体灭绝了,人的一切意识,包括人思维中的「形而上学」,也均将归于乌有。

宗教家与哲学家都想对人的身体予以否定,但可以「否」,却都无法「定」,因身体(Flesh body, human nature, human being)原为神所创造之人的本体,如全体否定了,精神与灵魂将无所依存。连基督耶稣也要由道成为肉身(人),才能完成对人类的救赎。

神并不放弃人败坏的肉体
人的肉体虽然败坏了,但仍不能轻言废弃,而基督之道成肉身,正是要完成祂对人类肉身的救济。人的肉体本来为神所创造,且为神一切创造物中,最精緻、最美好的,但因为撒但的引诱使人犯了罪,才使身体败坏,所以只能将身与灵全体救赎,才可解决人为罪恶污染的问题。基督在十字架上为人的罪钉死,人的身体与灵魂便同时得到了救赎。所以保罗才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身体)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他是爱我,为我捨己。」(加拉太书二章20节)

基督的肉身在钉上十架时,便完全死了,主的救恩便已经完成了。但更重要的是基督在十字架上的肉身死后,第三日再复活了。主的复活并非仅仅是灵魂再回归身体,主原来的肉身是在复活后,经过变化而成的灵体(哥林多前书十五章44节)。主也是死而复活之人初熟的果子(哥林多前书十五章20节),基督在死与复活之后,祂曾多次向门徒显现,并向不信主复活的门徒释疑(约翰福音廿章26-28节);主为表示祂为复活的真人,多次在门徒面前显现,并表示祂并非是魂,而为真实的人,还当门徒之面吃下一片烧鱼,以释门徒之疑(路加福音廿四章36-42节)。

这使我们想起了亚伯拉罕在接待天使时,向天使提供饮食,他们也都吃了(创世记十八章1-9节),证明天使与复活的灵体,均可食人间烟火,而且主在与门徒共进最后早餐中,也与他们一同食用了鱼与饼(约翰福音廿一章1-14节)。

人的身体是圣灵的殿
基督以道成为肉身,是由第一亚当的后裔马利亚,接受了祂的血肉之躯,其养父约瑟也在耶稣基督家谱中,佔重要的地位。路加福音中之基督家谱,上溯至亚当,并正式记载亚当为上帝的儿子(三章38节),由这个家谱中证明了一件事,神是十分重视基督道成「肉身」的传承。

基督道成肉身,及在十字架上受死与复活,并曾多次以灵体向许多门徒显现之后,终于在众门徒聚集的时候,基督留下了祂最后的嘱咐,并示知三位一体之第三位圣灵,即将降临,以取代基督在地上的工作。然后便以其灵体驾一朵云彩升天而去,天使并向门徒预告基督如何升天,也要如何再临(使徒行传一章6-11节)。

在世界末日、基督再来之前,三位一体之第三位圣灵,便展开了祂在世上的工作。但圣灵是看不见的,不像基督取得人的肉身,可让人看见。圣灵的工作是要光照、感动,并且安慰世人,而祂的居所正是人的身体,但却是无形的,与人的灵魂一样,祂在人的身子中,没有特定的部位。

保罗在哥林多后书中说:「…我们不丧胆。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哥林多后书四章16-18节)

保罗并为圣灵的工作,做出清楚的描述:人的内心要逐渐取代外体,所不见的要超越能见的;一为暂时,一为永远。

保罗这样的定调,是要告诉人:圣灵将在人身体中要建造一个灵宫(彼得前书二章5节)。

保罗在论到人的身子时,反覆强调人的身子是圣灵的殿(哥林多前书六章18-20节)。但人的身子(外体)却要逐渐毁坏,取而代之的就是内心。而内心便是人的灵,故人的灵即为神的殿。

但这个殿却是要建造才可成功,此即信徒「成圣」的功夫:并非速成,是要渐渐的建造,并且要建造在使徒与先知的根基上,并要以耶稣基督为房角石(以弗所书二章19-22节),在基督里生根建造,信心坚固(歌罗西书二章6-7节)。

保罗也申述并提到为上帝全家尽忠的摩西(代表旧约的律法),并再次强调,摩西的律法虽为旧约时代所建造的房屋,而建造房屋者,正是以儿子身份,治理上帝之家者的基础,基督才配得一切尊荣。

由肢体联合到身子合一
保罗的肢体神学,是由各个肢体的不同功能,到同属一个身子的合一(哥林多前书十二章12-27节)。他告诉哥林多教会的:人的肢体中,有的极为重要,但有些肢体并不体面,都不能单独分门别类,独行其是,而要重视彼此的互补。他更进一步表示,若一个肢体受苦,则所有的肢体要一同受苦。在一个教会中,许多肢体各有特长,不能重此轻彼,因皆同属基督的身子。故教会中虽然有使徒、先知、得恩赐治病的、行异能的、治理事的、说方言的,职位功能不同,但必须相互结合,才能发生总体作用,不轻视任何一环,才是建全与合一的教会组织。

保罗在致以弗所教会的书信中,话锋一转,引出他最重要的主题:合一;也再次强调圣灵所赐之合而为一的心,因身体只有一个,圣灵只有一个。如人之蒙召,同有一个指望,一主、一信、一洗、一上帝,就是众人的父,祂超乎众人之上,贯乎众人之中,也住在众人之内。

在这里保罗再一次胪述教会内之各种职位,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以建立基督的身体。等到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上帝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亦即在圣灵内完完全全的合而为一。

保罗的肢体神学谈到这里,另一重要思想:「随遇而安」的哲学,便悄然浮现。人有时往往会对自己的角色,过于自满或自卑。前者,自认身居要津,非我莫属;后者误认自身可有可无,自轻自贬。两种心态,均不可取。神将人安在任何位置,皆举足轻重,亦不可或缺。

一台机器中,如缺少了一个小螺丝钉,便会影响整体,甚至崩毁。神所赐予的任何职务与事工,均美好、必要,并将与元首基督联合为一体。这也是肢体神学中另一项重要信息。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