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疯狂驱动 >拜耳、孟山都世纪合併,会是全球农民的恶梦吗? >

拜耳、孟山都世纪合併,会是全球农民的恶梦吗?

拜耳、孟山都世纪合併,会是全球农民的恶梦吗?

德国与化学、製药大厂拜耳(Bayer)购併美国农药、种子大厂孟山都(Monsanto),这起规模庞大的世纪联姻,在国际上马上引起众多讨论,反基因改造、反化学农药的运动团体,如今从反孟山都改为反拜耳,农民团体则忧心忡忡,担忧全球接连的农药以及种子大厂购併,会造成寡佔垄断局面加剧,这场世纪合併,真会成为农民的恶梦吗?

许多反孟山都、反拜耳团体显然这幺认为,事实上,他们认为这两家公司的历史对人类来说就是一场恶梦。反对团体列举它们过去历史上的「劣迹斑斑」,譬如,拜耳在 1896 年时发明海洛英,还拿来当止咳药,后来才发现海洛英有严重成瘾性,现在在世界各国都被列为一级毒品;一战使用的毒气芥子气,也是出自拜耳的手笔;拜耳身为德国大厂,更背负纳粹的原罪,二战时,拜耳是纳粹合约厂商,还使用犹太人奴工。

孟山都就更不用说了,它製造过在台湾也曾经发生严重污染食品事件的多氯联苯,以及美军在越战中使用、造成严重后遗症的争议性除草剂「橘剂」,而 1980 年代以后更致力于创造基改种子,与其农药相搭配,成为反基改天然饮食团体的眼中钉,支持小农团体则认为,孟山都的农药搭配基改种子的种植方式,大为提高大资本农业企业或大农的生产力,成为欺压小农的「邪恶资本家打手」。

在反对者眼中,这两家「邪恶」的超巨大公司,现在竟然还结合成人类最大的农药与种子企业,只会变本加厉,如今各方反对团体正摩拳擦掌,信誓旦旦的表示,将「不畏强权」把过去反孟山都的运动,扩大为反拜耳与孟山都全体,继续和「资本主义」对抗。而德国绿党则已经在议会提出要阻挠购併。

不过这些指控,也有些不公平之处,当初拜耳发明海洛英并不晓得它会是一级毒品,而且也不该为了一次错误就打翻一整家公司,毕竟拜耳还有很多对人类的贡献,如发明阿斯匹灵,以及用来帮助戒毒的美沙酮;而孟山都的基因改造虽然有很多争议,但提升人类农产量也是不争的事实。

营收吃瘪成为购併推手之一

不过,撇开这些成见不谈,农民团体对两大企业合併仍有忧虑。

全球农药肥料与种子原本就已经由 6 大企业寡佔,分别是拜耳、孟山都、陶氏化学(Dow)、杜邦(DuPont)先正达(Syngenta)、巴斯夫(BASF),其中陶氏与杜邦于 2015 年 12 月宣布将合併为陶氏杜邦,如今拜耳又与孟山都合併,进一步减少竞争者数量,寡佔情况加剧,新进中小企业更不容易加入竞争,农民自然会担忧选择减少,将造成大厂可任意涨价,垫高生产成本。

但或许现在的产业情势并非如此。两大购併案发生的主要背景因素,是农业收入减少,受到农产品价格下跌等因素影响,美国农民收入自 2013 年的 1,238 亿美元,到 2016 年下降至仅 715 亿美元,收入大幅缩水,严重影响农民购买新种子与农药肥料的能力,因此各大化学巨擘的农业部门营收也跟着吃瘪,农产业经济基本问题成为购併案的幕后推手之一。

以孟山都而言,在购併案之前,原本计划 2016、2017 年总计要裁员 3,600 人,因为因应市场缩水,只能节衣缩食度日。而另一个想法,就是透过购併整合,提高效率以节省成本,拜耳认为,购併孟山都之后,双方截长补短可发生综效,部门合併可提高营运效率,预期可节省 12 亿美元营运成本。

由于购併的主因就是市场缩水,在农民阮囊羞涩的情况下,很难再抬高价格。另一方面,拜耳与孟山都合併,可说相当程度上是为了因应陶氏杜邦合併的威胁,市场认为,若只有陶氏杜邦,原本 6 大巨擘中的其他 4 家将会相形失色,但当拜耳孟山都也成型,两家合併后的超级巨擘互相抗衡,可维持市场秩序。

最起码,拜耳与孟山都还得受到反托拉斯相关单位的规範,例如,双方合併后,在棉花种子部分市佔率达到 7 成,因此必须出售棉花种子部门,事实上,为了避免反托拉斯相关部门反对购併,拜耳将出售的部门,总年营收高达 16 亿美元。

美国许多言论领袖对此购併案抨击不遗余力,包括桑德斯(Bernie Sanders)认为是「对全美国人的威胁」,拜耳与孟山都的确都有一些不光彩的历史,而孟山都在基改种子界的地位更让它经常成为众矢之的,这样的名声自然让大众对双方合併感到心有疑惧,不过,从产业当情势来看,把拜耳孟山都合併看作是全美国人的威胁,或是全人类的威胁,恐怕是有点言过其实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